有些音樂在我身體裡擺盪
它們不往哪裡去流浪
我喜歡這樣

有些人從我心裡過境然後將我遺忘
或許還是會覺得感傷
我喜歡這樣

偶爾我也試著去講
偶爾我也試著去想
去打從心裡表達對你的想望

偶爾我也願意瘋狂
偶爾我也的確瘋狂
想拋開所有的束縛對你渴望
但我通常只是一個人面對自己的沮喪


餅乾哭了。

我也要哭了,餅乾不要哭。

我到希望自己再害怕的時候就作一些害怕的時候會作的事情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畏畏縮縮的隱藏自己
自以為可以做好什麼,做好自己吧 (笑)
結果都超假的。

-----
-----

某人說,
某人問某人,
某人妳的朋友是不是喜歡某人。

上面這段話有四個角色。

某人是我好朋友,
問某人的某人我根本不認識妳,
為什麼妳要問。

某人應該知道我的很多事情,
某人應該知道那我不可能喜歡某人,
那某人為什麼會問這樣的問題,
如果問了另一個某人會不會有答案。
某人某人某人

當聽到某人告訴我的當下我該怎麼形容我的難過。
sad, so sad.

不應該是我不認識的某人來問我,
如果是某人或者某人來問都好。

sad.


是一個怎麼樣難過的十二月,
其實十一月就開始了嘛,
我努力了,請相信我真的努力了。

我試著努力了,
還是想為自己做些什麼,有時候還是會相信明天會更好
只是有時候。

I want to say sorry,
to you you and you
對妳,對妳,對妳,對妳們。
but I still impotent.

好朋友一點都不芭樂,
好朋友的芭樂事都是真的芭樂,超級芭樂 好芭樂
sad.


終究問題還是在我身上,
是嗎!?
是嗎!?
是嗎!?

不全部


今天是聖誕節喔,s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oze 的頭像
dooze

dooze

doo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