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晚了 這應該早就要ok的事情
是 我沒有在第一時間內馬上聯絡 我低估了薪火營
It's my fault . So what ?

不喜歡這樣
想延期嘛 一點都不想 大家都提早 相對就是我們晚了
延期 張大頭 嚴家傑 大家都有事
老實說 今天中午我哭了 只是心情很差 所以哭了 很累 所以也睡了

今天晚上 你打給我 很笑 笑嘻嘻的 這是所謂的冷面笑將嗎
不懂耶 你對他 是削的 雖然說給她聽不是削我 只是有怒
但是今天為什麼你不削我 而是 笑 是因為我該笑嗎 所以你陪我笑 ?
因為他黑 所以你也黑 ? 因為她中間 所以你老鳥了 是這樣嗎 ..
結果 星期六0籌加探勘 嗯哼 你只有 喔~ 說 很遠耶
說到探勘的費用 嗯 你又黑又笑了 嗯啊 我知道啊 所以我解釋了
我想花錢嗎 我錢多嗎 如果可以 有必要找那麼遠嗎
我想我知道你只是提醒我關心我們 但是 你的口氣我不舒服

大可以直接開罵 寧願這樣 我會爽快一點
It's my fault . I'm sorry .


doo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