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訓結束了,OVER,好輕鬆。

我賤到了,其實,沒有必要這樣討厭Yen的,
但就是在當下,就是不想嘛,不想低頭。
她是公主,我也是公主。
她有一群疼她可以包容她的人,但我不包括在內呀。
我也有一群任我耍賴的人,為什麼要我低像你。
唉呀,所以我說我們個性太像,
唉呀,所以就不能和平相處啦。

哈哈我好賤,一直想告訴她我的想法,卻不敢說,
所以,故意大聲大聲的透過第三者,嗯哈哈。
這樣,她聽到了,以後就不用在對她假惺惺了吧。
而且也就想想吧,以後別再這樣對下一屆了。

幹,討人厭的老鳥觀念。
不過從今以後沒關係了,該死的社長職務卸下了。
到底,慈幼人可愛的地方在哪,
不就是活潑熱情愛心第一名,這都是大家踏入慈幼的原因。
擔任一年可以很自負卻實質很over的社長,
我只能說,我心死了,
老鳥觀念為重,假惺惺的一群人,其實沒有一群,
只是少部分,但這些少部分,壓掉了很多很好很好。
力不從心為次,太多的人太多的事,達不到自己的標準,
是一個要求完美的人,就因為標準差,有了憂鬱症,
在摸到和平進行之道後,卻又似乎變成我是罪人。
很幹。

到底,怎樣是我呢?
憑什麼認定我該是怎樣的人,憑什麼呢?

本來就是個任性的自我主張者,習慣性主位者。
leader,可以自負的說我可以是優秀的leader。
但是,我想要有一群優秀的合作者。
就這樣吧,要的是能力,嗯哼哼,哈哈我好賤。
其實也不過就是要能合得來的partner。

不知道了,好像放了很多,卻好像也什麼都沒放。
反正,先這樣了,以後,以後再說。

不後悔,曾經很愛過慈幼。


doo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