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阿欽問我,你怎麼請到Tizzy Bac的
阿哈,不要臉的說了我厲害啊!
沒有厲害啦,要謝謝The Wall,謝謝orbis
阿欽謝謝你的大拇哥,那是一種很大的力量,謝謝你的肯定!

卓文萱是很可愛,
看過一次live,她的可愛不會做作,
不知道玟君喜不喜歡卓文萱,她的可愛很像文君那種,哈哈我也說不上來
可是鬼吼鬼叫的男生,我說沒有就是沒有!不會有啦!
好啊好啊花朵工頭,如果你真的讓她帶band表演我就真的跟orbis開口
可是你要人家小美女陪你跳花朵會不會委屈人家了!
你說你說 會不會會不會 自己說。

然後要說的對象是P學妹,
轉了很多圈知道你看了我的blog,你也回應了一些事情
今天我去看了。

我想說聲抱歉,
我知道網路很廣,可是我沒有料到你會看我的blog,
只是當下一種,一種很複雜的情緒 那時候真的很複雜,
如果你沒有離開,就好了
就只是這麼想,就這樣而已
想到了那時候的很多事情,
最近弄活動,真的很容易去回想那些年那些日子
不是寫給你看的,只是在呻吟 有病呻吟

我們是永遠的旁觀者,真的是
說對不起是因為,是沒有顧慮到你的感受

但是你知道嗎,那時候我聽誰說誰說誰說,
我想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也必須知道 那似乎是一種責任
我想問你
可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你看到我會轉彎,眼神對上了你會飄走
我以為是你不願意開口。

我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事情,
在三年前,娜姊屁股拍拍走人,有原因是沒有原因的
當再次發生這種事情,
其實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老了點並不代表會比較聰明

我想問,我當然想問
可是面對著當時那種態度,還有尷尬的氣氛
我承認是一種先入為主的觀念
自身的經驗束縛了,是直接的把你和娜姊重疊
覆蓋了多少,陰影範圍又有多廣
我不知道,誰知道呢?

而指指點點只有在那個時候
很坦白的曾經在日子裡我並沒有看見你
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子面對你,
後來的我看到你會轉彎,我會害怕遇到你
能不碰的事情不會想去遇見,我不喜歡不喜歡的事情。

或許是事情過了,就是過了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會執著在點上的,尤其這樣的事情
所以,我曾向娜姊點頭我準備打招呼,但是她一樣頭一撇沒有搭理我
所以,我先開口向張大頭說話了,總得有一方先開始
所以,我也和你說話了,
對我來說,就是過去了,
這不是某些,讓我無法釋懷的 不去想卻沒辦法平常心面對的事情

說這些,只是想說
就只是在呻吟。

說這些,不知道你會不會再看到
看到也好沒看到也好
我是真的驚訝你看了,然後也趕快去看
嗕,都長大了。
 
換人。
女孩,不要這麼驕傲,真的不要
當你扭腰擺臀昂首從我前面而過的時候,
我不知道該不該笑,你到底打哪兒來的自信呢?
是勝利之舞嗎?
那真的恭喜你,但是 我從來就沒有想要和你爭第一名
送你送你,連最後一名都沒有在在意了…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是你的目標,
酸溜溜的謝謝你給的平等機會啊!我和你平起平坐唷!
唉唷 好酸 哈哈
不要這樣。


很雜的又說一大堆,
好煩啊好累啊太偉大啦……
四個女生是無敵鐵金剛,頭家適合跑龍套! 男人都不是男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oze 的頭像
dooze

dooze

doo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